邪彧

你是否曾仰望夜空中的星辰,耀眼的令人難以轉移視線,令人嚮往並追逐,卻又在接近時發現其使人無法直視的灼目,以及那意圖燒毀一切的熱量。

今天的晚吟依舊沒有下半身∪・ω・∪

@墨染茉芊

817 瓶邪虐文20題(非全部)

2018.08.17
我還在這,七夕快樂,這是為你們的祝福。
雖然是虐文∪・ω・∪

1. 在坟前的第一次告白
「小哥……」胖子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,将多买的白色菊花塞进了他的怀里。
张起灵摇了摇头,将花束还了回去。
「唉,我说你怎──」胖子的声音戛然而止,不再说些什么,跟著众人的步伐离去。
聽著脚步声逐渐远去,他微抬起头,阴沉的天空令人感到沉闷,望向眼前的墓碑,缓缓地伸出手,磨蹭著上头刻印的字迹,是那人惯用的瘦金体刻划的。
「吴邪……」他低沉的呼唤著,声音冷漠却似乎夹杂著些许道不清的情绪。
「      」那人不知说了些什么,揉碎在了刺骨冷风中。
那是,注定无法...

摸個博雅∪・ω・∪
@墨染淡花

澤村小天使生日快樂!!!
可惜賀圖放在學校……
明天段考拜拜∪・ω・∪

【安雷】暴動(另一個走向 5/4安雷日快樂

5/4安雷日快樂

最后结局我的不行ww

可是我喜欢www

渣文笔,渣剧情,求批评d(d'∀')

ooc预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你是否曾仰望夜空中的星辰,耀眼的令人难以转移视线,令人向往并追逐,却又在接近时发现其使人无法直视的灼目,以及意图烧毁一切的炽热温度。


「雷狮。」安迷修原本对着艾比温和的神色,在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后随即变得冷了下来,碧绿的眼眸中充满戒备,双剑横在身前,準备迎接着随时的攻击。

却只见雷狮看都没看安迷修哪怕一眼,迳自向着前方走去,仿佛并没有感知到安迷修等人的存在。

「……?」安迷修愣了一下,才发觉了雷狮有些不对...

兒子阿綠∪・ω・∪
超軟超好抱!!!
隔壁朋友兒子是CP

雷獅生日快樂∪・ω・∪

單純轉簡體注意
是安雷!!!!

老套梗,我最喜欢写老套梗了(,,・ω・,,)
通篇沙雕请注意
可能明天更车?
紧急趕出来的,品质就......(´-ι_-`)
可能有错字

「雷狮,生日快乐。」刚收拾完店铺,回到家中就看到爱人等在玄关,身上除了件大红的围裙之外一丝不掛,雷狮按了按太阳穴,思考这傢伙到底是犯病了呢还是犯蠢了?
「安迷修,你这是……?」缓了缓情绪,雷狮还是问出口,毕竟凭他那个脑子是不可能想出裸体围裙这种诡异的庆祝方式的。
「啊,你看起来什么都不缺,我又想不到要送你什么礼物,所以就上论坛问了一下,大家说这可是男人的浪漫,是男人都喜欢的!」安迷修双颊微红说出了事情的由来,想来裸体围裙对...

真的很不會畫畫欸
雷獅生日快樂啦QQ

雷獅生日賀文

是安雷!!!!

老套梗,我最喜歡寫老套梗了(,,・ω・,,)
通篇沙雕請注意
可能明天更車?
緊急趕出來的,品質就......(´-ι_-`)
可能有錯字

「雷獅,生日快樂。」剛收拾完店鋪,回到家中就看到愛人等在玄關,身上除了件大紅的圍裙之外一絲不掛,雷獅按了按太陽穴,思考這傢伙到底是犯病了呢還是犯蠢了?
「安迷修,你這是……?」緩了緩情緒,雷獅還是問出口,畢竟憑他那個腦子是不可能想出裸體圍裙這種詭異的慶祝方式的。
「啊,你看起來什麼都不缺,我又想不到要送你什麼禮物,所以就上論壇問了一下,大家說這可是男人的浪漫,是男人都喜歡的!」安迷修雙頰微紅說出了事情的由來,想來裸體圍裙對這個保守的男人...

【安雷】暴動 10

「雷獅!」安迷修向前一步,呼喚著對方的名字。
「安迷修,帶卡米爾離開。」聽到對方的聲音,雷獅抬起頭,即使身體處於這種詭異的情況,眼神卻是安迷修所見過最冷靜的一次。
「……」沉默幾秒,安迷修二話不說,一把扛起卡米爾就是往外奔去,理所當然卡米爾掙扎著想要留下,卻在雷獅瞥了他一眼後停止動作。
「別想走──」一旁的佩利正因為打得開心卻被強制停止而鬱悶著,看到兩人準備逃離,想衝上去攔截,卻被帕洛斯按住。
「佩利,別做多餘的事,雷獅老大才是今天的重頭戲呢。」以防變故,帕洛斯還是放走了兩人,專心地盯著半空之中的雷獅,而銀爵則是對其他的事毫不在意,舉起方才取出的物體,貼上了雷獅的胸口。

不知道自己在幹嘛,努力了一個小時...

1 / 4

© 邪彧 | Powered by LOFTER